古井贡酒经营现金流继续恶化 年份酒被指打擦边球

  2018年以来,“年份酒”继续走俏,年份酒的“年份”比“酒”更值钱已是普遍行情,然而,由于缺乏行业标准,“年份酒”也是乱象丛生。

  这两天,《新京报》发布一篇题为《年份酒夸大酒龄抬身价,模糊标注、标准混杂!》的调查文章,指出古井贡酒(000596.SZ)、山西汾酒等年份酒仅用“20”、“年份原浆”等模糊表述打“年份”擦边球。

  酒水分析师蔡学飞认为,一些企业试图通过标注年份来提高产品溢价能力,但往往是偷换概念、以次充好。因为缺乏年份酒标准,企业可以对所标注年份任意解读,只要自圆其说即可,而老百姓也普遍缺乏年份酒的科学概念,极易被利用。

  实际上,老百姓对“年份酒”了解不够,甚至产生误解,正是“年份酒”能够大行其道的一个主要原因。

  “在普通消费者看来,‘年份’是指他买到的酒的窖藏时间,其实不是这样的。” 资深老酒专家、重庆宗明酒业董事长表示,年份酒并不是将窖藏一定年份的酒即时包装得来的,而是用具有一定窖藏年份的老酒,对新酒进行勾调而成。

  白酒专家、山东温和酒业酒总经理肖竹青更是直言,一些不规范酒厂、小作坊,建厂没几年就推出5年、10年乃至30年、50年的年份酒已经成为业内常态。这些酒厂往往从外厂购买少量年份稍长的原酒,用陈年的原酒做引子生产年份酒,其实一瓶出厂的所谓年份酒里面,大部分用的是存放一两年的新酒,标签标注的却是时间最长的原酒年份。

  然而,按照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的说法,存放二三十年及以上的白酒(基酒),用不同年份的酒勾兑后,基酒含量至少超过50%才能标注酒龄。

  然而,不少年份酒恰好相反,用最近几年的基酒,加上少量的年份基酒制成产品,标签标注的却是少量基酒的年份。

  陈酒添加多少才合适,全凭勾调师的经验。“有些知名品牌的年份酒甚至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陈年酒含量,就像炒菜放味精一般。”蒋宗明说。

  “这与面子消费不无关系,有少部分人就是爱追求几万一瓶、乃至十几万一瓶的白酒,这里面有面子消费带来的快感。”在蒋宗明看来,“年份酒”消费者对年份的需求本就高过酒本身,是助长年份酒市场的主要因素。

  从2008年开始,古井贡酒首次向国家商标局提出了“年份原浆”商标的注册申请,期间经过驳回复审、公告、异议答辩、裁定等环节,历时 7年时间,最终获批,可谓是“一路坎坷”。对此,行业内外一片哗然。

  其中,在该商标经初步审定并公告后,四川某国内知名酒企便在规定期限内向国家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

  异议人认为,被异议商标的文字“年份原浆”是酒类行业通用的描述性词汇,其本身所表达的含义以及目前白酒市场的发展状态决定了其具有夸大宣传并带有欺骗性,易被理解为“储存长时间的原浆酒”。

  对此,古井贡酒在复审答辩时称, “年份原浆” (使用在第33类酒类商标等商品上)并非直接表示商品品质等特点文字。

  古井贡酒方面出具的材料中也显示,相关协会认为“原浆”不是酿酒专业术语,也不是“原酒”的概念, “年份原浆”也非国家标准“白酒工业术语”中确定的基本术语及定义。

  然而,近年来,其年份原浆系列包装标识一直在悄悄发生变化。从“古井贡酒·年份原浆X年”到后来的“古井贡酒·年份原浆X”,如今则变成了“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古X”,让消费者如坠云雾之中,不解其意。

  对此,河南经东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成永认为,既然古井贡酒已明确“年份原浆”是注册的商标名称而并非代表其品质,就应该在产品包装上加以说明,防止消费者对“年份原浆”一词产生混淆认知。

  如果没有明确说明,销售人员反而刻意强调数字即代表年份,依照我国《广告法》第二十八条: “广告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构成虚假广告”的规定,其行为就涉嫌产品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

  为了让产品体系更加优化, 2017年,古井贡酒还推出了年份原浆·功勋池、年份原浆古7、古8中国香、古井贡酒1979/1963、37度亳菊(减)等产品。

  至今一篇题为《不是所有的年份酒都可叫古井贡酒·年份原浆》的文章依然流传在网络上,只不过,《新京报》等主流媒体在曝光了年份酒的乱象之后,让古井贡酒显得有些尴尬。

  “老百姓根本搞不懂年份酒和原浆酒真正的含义,加上面子消费作祟,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充当了冤大头,”一位酒企人士告诉《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为了让年份原浆的理念深入人心,古井贡酒也是煞费苦心,尤其是在广告投放上显得十分阔绰。

  以2017年为例,古井贡酒的广告费高达5.84亿元,同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1.49亿元;也就是说,古井贡酒的广告额度相当于净利润的50%以上。

  虽然古井贡酒没有公布2018年第一季度广告费用,但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古井贡酒预付款项约为7636万元,和去年同期4173万元相比,增幅在83%左右;对此,古井贡酒方面表示,主要原因为预付的广告费增加所致。

  2018年第一季度,古井贡酒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5.6亿元,同比增幅在17%以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5.81亿元,和2017年第一季度4.08亿元相比,增幅在42%左右。

  日前,针对古井贡酒2017年年报和2018年第一季报,国泰君安发布了研究报告,并用“年份原浆表现优异,静候黄鹤楼协同”作了点评,可见年份原浆在古井贡酒业务构成上的重要性。

  继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缩水”21%之后,2018年第一季度,古今贡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不到1.94亿元,和去年同期6.49亿元相比,跌幅在70%以上,呈现继续恶化势头。

  对此,一位证券人士告诉《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高成长的公司如果没有产生稳定和匹配的经营现金流,说明市场景气度并没有那么高;如果经营现金流持续恶化,该公司成长的质地有必要重新检视。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会计学副教授朱蕾更是直言,经营现金流比经营利润更具真实性,因为经营利润往往可以更方便地通过虚增应计项目利润进行粉饰或者造假。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F